大众彩票开户

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1935年,天津宁园里的第二届集体婚礼

作者:特邀撰稿人 周利成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9-08-05 星期一

    自清末开始,基督教青年会就将一些西方生活方式陆续引入中国,比如集体婚礼。1935年6月、10月,在天津宁园里先后举办的两届集体婚礼轰动一时,成为人们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当年10月15日出版的《北洋画报》以图文并茂的形式,详细报道了第二届集体婚礼的盛况。

六对璧人 喜结连理

1935年10月15日,《北洋画报》对天津宁园第二届集体婚礼的图文报道。

    1935年10月12日,由天津基督教青年会主办的第二届集体婚礼在宁园礼堂举行,新人共有6对,较第一届的9对少了些,据说是因为限制较为严格之故。他们分别是:申作槐和李芝英、吴世昌和李淑敏、盖运兴和杨凌霄、黄眉和陈式昭、徐永宽和李爱华、赵哲琳和董嘉福。然而,同一时期在上海举行的集体婚礼却有148对新人,从中不难看出当年天津的适龄男女对集体婚礼这种形式还不太感兴趣。

    之前由于缺乏组织经验,第一届集体婚礼举办时出现人员庞杂、现场混乱的局面。为避免再次出现类似情况,第二届集体婚礼的筹备人张益三、天津基督教青年会总干事陈锡三此番不但进行了多次彩排,为保障现场秩序还做了三方面的改进:一是减少了现场人员;二是在来宾的请帖上写明“6岁以下儿童谢绝入内”的字样,故而礼堂内未见儿童,喧哗之声也较上次略有减小;三是由童子军严格把关,凡遇戴帽子的来宾,童子军会鞠躬致意,客气地请其脱帽,大家多乐于接受。因为当时无论是在戏院还是影院,戴帽而坐的观众不在少数,这与时为中国第二大商埠的天津的文明程度实不相符。

    12日下午14时许,新人们在位于东马路的天津基督教青年会统一梳妆打扮后,分乘花车途经大经路(今中山路)抵达宁园。新郎着天蓝色长袍、黑色马褂,新娘穿礼服旗袍,披西式白色婚纱。15时许,这届集体婚礼的证婚人、天津市市长程克的代表、市政府秘书长孙润宇莅临后,在司仪、著名报人吴秋尘主持下,仪式即行开始。

热心观众 品评新人

    新人由原为球房的休息室缓行而出,沿走廊步入礼堂旁门。是时,没有请帖的人马上将该廊包围,新人行至礼堂台阶时,摄影记者早已在此迎候,新人们只得“站立‘候拍’”。本来观众看向新娘的热切目光,就“犹如枪弹向面部打来”,让新娘们感到心跳加速,又因所过之处与观众的距离仅有一二尺远,大家“有如鉴赏古玩一样”,将她们的面部细细端详,令新娘们面红低首。眼见新娘的窘迫之态,新郎急得热汗直淌。等到新人们行至礼堂时,来宾亦聚集于中间走道,瞪着圆圆的眼睛观看。而新人们行走过程又需按照音乐的节拍举步,不能擅自提速。好在前面的引领人曹、潘二位靓女甚是美丽,替新娘们引去了不少注目,观众纷纷议论说:“两位引导姑娘要比新娘们都漂亮!”

    天津市政府秘书长孙润宇、市社会局局长邓澄波、基督教青年会会长雍剑秋分别致辞,均言简意赅,三人皆勉励新人们“互助,容让谅解,极力勉为好夫妻”。而雍剑秋除送上祝福外,还道出了此次集体婚礼的意义在于:“(你们是)为国家民族而结婚,不是为自己结婚!”听了三人的致辞后,《北洋画报》的记者不禁感慨道:“忆有西友结婚,其证婚人有‘将来若是美满,不必骄傲;若是不合适,不必太灰心’之语,言外则有‘合则留,不合则去’之意,此乃中西民族性不同之点。”

    婚礼现场本来安装有扩音器,但不知是设备出了故障,还是因为来宾太过拥挤把电线扯断,致使扩音器完全失去功效,尽管致辞人已经用了最大的气力,也只有前几排的人能够听到。不过,这不打紧,多数观众对致辞内容并不在意,他们更热衷于对新郎和新娘品头论足。有人小声说:“这个胖新娘要是配那个胖新郎,这个高新郎要是配那个高新娘,他们互换一下岂不是更般配。”

    随后,证婚人孙润宇将婚书逐一授予新人,夫妻双方退后一步行鞠躬礼。宁园礼堂见证了这一庄严而又喜庆的难忘时刻。直到集体婚礼仪式完毕、曲终人散之时,那些没有请帖的观众仍然守在礼堂外等待着新人们出来,好一探新郎、新娘的庐山真面目。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8月2日 总第3407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乐盈彩票开户 九虹彩票开户 九州彩票开户 红牛彩票开户 大庄家彩票开户 K8彩票开户 四季彩票开户 鼎汇彩票开户 盈发彩票开户 188彩票开户